中国企业报集团主管主办

中国企业信息交流平台

微博 微信

金鑫:教培人21年坎坷创业路

作者:赵东山 2022-11-04 15:47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次阅读
 
金鑫:教培人21年坎坷创业路

即使在如同坐过山车的教培行业,学大教育创始人、CEO金鑫搭乘的也是最刺激的一列。

2021年春节,对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除夕那天,他刚刚拿回失去了5年的公司实控权,同时,8.22亿元定增也已到账。金鑫2001年创办学大教育,最初的服务为线上信息聚合,随后聚焦到家教领域。2004年,学大教育开设第一家线下学习中心,6年后公司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6年,银润投资以23亿元收购学大教育,学大从美股私有化退市,成为第一家通过并购回归A股的中概股企业。

当时,恰逢A股最狂热的时候,政策鼓励中概股回归,再加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当时A股的教育资源极其稀缺,全通教育作为稀缺的教育股被哄抬,随之各类教育资产重组层出不穷。在美表现欠佳的学大教育,也渴望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在金鑫的计划中,学大教育回A股分为两步走:第一步,银润投资筹集现金快速完成学大教育私有化;第二步,银润投资以19.13元的价格向不超过10个发行对象开启55亿元定向增发。如果一切顺利,学大的创始团队、股东将进入到上市公司成为股东,银润投资只是注入资源,享受资本回报。

第一步很顺利。然而,因为2015年资本市场的快速下行,加上政策180度大转向,金鑫计划里的第二步定向增发未能顺利实现,经过数次努力未果后,银润投资背后的紫光终止了定增方案。随之而来的是,包括金鑫在内的学大教育创始团队意外失去了公司控制权。不过,随后的5年多时间,金鑫一直没有离开过学大,他想尽各种办法要拿回学大教育的控制权。

转机出现在2020年7月。金鑫实控的晋丰文化,认购紫光学大新一轮定增募资额的10%~45%股份,金鑫通过晋丰文化、天津安特、椰林湾三家公司,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0.73%~28.8%的股份,终于再次成为学大实际控制人。

在金鑫失去学大控制权的这5年,在线教育飞速发展,人才和资金疯狂涌入这个行业,学大教育虽然保持着每年20亿元以上的营收,但增速缓慢,也错过了很多机会。他坦言:“我们的精力和心力,都花在解决公司控制权的问题上了,感觉自己游离在行业之外。”

重掌学大教育那一刻,金鑫回忆,那时候“雄心万丈,激情澎湃”。然而仅仅半年之后,2021年7月,“双减”落地,学大教育再次面临生死考验。刚刚才猛踩油门的学大教育,不得不急踩刹车,金鑫描述那种感觉“像过山车一样,落差感很大”。

如今,“双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学大教育的员工从14000人裁减到4000多人,关闭300多个校区,学员退费数亿。“原本为业务扩张融资的8.22亿元定增,变成过冬的储备。”金鑫感慨道,并不得不带着学大教育转型。

目前,学大确定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文化空间以及教育技术信息化四个转型方向。10月25日,学大教育还宣布,以1386万元的价格收购大连市通才汇国际教育控股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这是学大教育两个月里收购的第三所职业教育学校,可见其转型职业教育的决心。

回顾过去的20多年,金鑫依然觉得幸运,庆幸赶上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机会。不过,金鑫也深切地意识到:“像10年前那样,仅用4年时间,营收就从5000万到10个亿的日子,不存在了,现在需要稳扎稳打,更追求企业健康度和经营质量。”

2010年登上纽交所敲钟那一刻,金鑫才33岁,当时他给自己的目标是35岁就退休。然而,创业20多年间,他从没有离开学大,当初与他一起创业的姚劲波和李如彬,早已分别创办了58同城和宝驾租车。

“毕竟学大是自己创立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发展,我也不甘心,肯定还有很多想法和夙愿没实现,我还是想把它带到一个更好的阶段。”金鑫告诉《中国企业家》。

以下为学大教育创始人、CEO金鑫自述,有所删改。

拿回实控权后2021年春节前后,我正式拿回了失去5年的学大教育实控权。春节前一天,定增的资金全部到账。2021年4月23日,学大教育完成了董事会改选和上市公司改名。

2021年上半年,我们雄心万丈,激情澎湃,全公司上下动员,大家心气都很高,业务势头也确实很好,之前的几年里,学大的收入增长每年也就10%左右,甚至有时还不到,但在去年上半年,基本上已经做到20%多了。

当时,关于“双减”的很多风声已经流传出来了,我们虽然知道会有大的政策,但依然不太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7月23号文件流传出来的时候,我们非常吃惊,行业的连锁反应也很大,整个市场都非常恐慌。

刚拿到实控权没多久,就迎来“双减”,我当时非常郁闷。因为2016年从美股回A股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解决拿回实控权的问题,而2016年到2020年,恰好是在线教育行业大发展的阶段,这中间我们错过了很多机会,因为那段时间我们的精力和心力很难放在业务上了,很是力不从心。

拿回实控权之后,我们就开始猛踩油门。2021年公司发展势头也非常好,但紧接着就相当于直接撞上了一堵墙,之前的业务逻辑全部被摧毁了。那种感觉就跟过山车一样,落差感很大。

从原来的猛踩油门变成急踩刹车,企业的组织转化是非常困难和有挑战的。尤其是我上半年还在招兵买马,下半年就得把刚招来的人裁掉,这种转变其实在心理上很难接受,但又必须要做。

政策既然已经落地了,企业之前生存的基础就不存在了,必须要尽快合规,让企业先保证活下来。于是我们不得不缩减业务规模,裁撤校区数量。与此同时,还得关注公司的财务状况,寻找新的方向。

于是我们不得不多线作战。原本事情还有优先级排序,但当时每件事情都变成紧急且优先。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个时候,作为企业管理者,你得稳住,虽然业务在撤退,但你要做到有序撤退,不能溃不成军。

那段时间,我基本上天天跟全国各地的校区开会,把每个地方的状况要了解清楚,当时也比较乱,大家也慌了神,这时候企业一定要有个主心骨在,让大家知道,金总没有跑。很多公司崩盘,就是先从内部崩的。

好在我们比较幸运,在“双减”之前把实控权的问题解决了,如果实控权不是我,我可以随时走人。当企业有了owner(实控人),而且还是founder(创始人),那肯定意味不会轻易放弃。而且,定增8个多亿的融资原本是为了扩张的粮草,现在变成了过冬的储备。

我们的业务结构也决定了我们还有快速转型的空间,学大K9业务占比在40%左右,高中业务占比是60%。

学大为什么会形成这种营收结构呢?其实跟我们的业务模式有关。我们做个性化最主要的辅导形式是一对一,一对一的特点就是见效快,但价格也高,几乎是班课价格的3倍多,因此会天然地吸引强刚需的学生和家长群体,家长也会把钱花在最关键的高考备考阶段。

但那时候,不管员工还是学员,大家都关心,公司还有多少钱?很多学员和家长也纷纷来退费,我们都给退,因为如果你不退,大家更恐慌,还会产生挤兑。我告诉大家,我们把所有钱都退掉,公司依然有很多钱,事实也确实如此。

最终,我们从14000多人裁到了差不多4000人,关了300多个校区,退费退掉大几个亿,一切还算顺利。但再顺利,毕竟是撤退,还是很沮丧的,同行原来是相爱相杀,现在是同病相怜,那时候心情很低落,但还得找方向。

转折点发生在2021年10月12日。中办、国办印发的文件《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我们认真研读这个文件,其中提出很多新的观点,代表很多新的机会。我们研究跟学大匹配的转型方向,最终选择了职业教育。

转型这个事是不是马上能见规模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需要有方向、有奔头的这种感觉。不管当下再难,当你有了希望和方向,大家就觉得能稳定,然后一步步来做事。

学大教育做的咖啡

“双减”之后,很多媒体报道学大准备转型做咖啡,其实不完全准确。

我们确定了四个业务方向:第一块业务是相对常规的业务,是原本的个性化教育业务,但更多转向素质教育;其余三块都是新增的,第二,职业教育;第三,文化服务,目前这块主要有两个产品,一个是句象书店,另一个是绘本馆;第四,信息化服务。

咖啡属于文化空间这一业务。从商业模式讲,书店或文化空间的业态确实不够性感,尤其在疫情之下,线下经营更是困难,最近也传出言几又书店陆续关店的消息,挺痛心的。但其实我们之前也做过研究,发现也有做得很好的书店,比如西西弗在全国有300多家直营店。

当然我们不是要再做一个西西弗,而是我们认为,线下体验式的业态可以让我们覆盖更多人群,用户生命周期更长。

以前我们做教培,更多是服务强刚需的一对一考前辅导,这是一锤子买卖,他们考上大学之后就走了,不理我们了。

转型做文化空间,我们希望用户能够持久地到我们这里,可能每年你就花个几百块钱,只要时间足够长,规模能足够大,也是非常稳定的,就是一个不错的商业模式。我们认为这种业态是被大众持久需要的,不管你是儿童,中学生、大学生、职场人士,包括你是成家立业了,有了孩子,都可以来。

今年元旦,我们在深圳开了第一家店——句象书店,虽然中间因疫情关关停停,但我们测算了一下,今年依然能够有差不多100万的人流量,这是相当大的一个流量入口。文化空间的营收也非常丰富,有图书售卖、图书借阅、咖啡简餐、场地租赁、文创零售、会员服务等等,我们测算,单店开业当年就能打平,甚至是可以盈利的,经营利润率还是不错的。

目前,我们也在加快开店速度,深圳第二家店已经在筹备当中,包括北京其他城市都会陆陆续续开店,当然它要形成一个大的业务规模,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重点转型职业教育

现阶段,学大教育最重要和最主力的一个战略转型的板块,是职业教育板块。

我们教培行业的从业者,之前对政策方面都不是特别敏感,“双减”之后,我们意识到,未来的公司业务,第一,应该是政策鼓励、国家需要的,要把自己做的事情放在国家大的战略来看;第二,要结合自身能力、资源、基础,找到适合自己优势的方向。

目前,国家政策在大力推动职业教育,《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也在今年迎来了26年来的第一次修订,总体的思路是鼓励的。不过,我们切入职业教育的思路跟中公教育等做公务员考试培训是不同的,那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了,如果贸然进入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对我们并不利,所以我们更关注新的变化。

2019年国务院颁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开始,我们看到一种趋势和其背后带来的变化:

第一,职业教育的地位大幅提升。之前,在国民教育体系中,职业教育的定位是普通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现在它变成跟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

第二,政策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举办职业教育。去年10月12号颁布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里,专门提到了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

第三,中等职业教育的定位,从就业为主转变到以就业和升学并重,这是个很大的变化。紧跟着这个重大变化,教育部推出了职教高考和职业本科。2025年,职业本科的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2035年可能会更大,这是个大的趋势。

目前,学大教育参与职业教育板块的方式也比较丰富,有合作、植入、联合办学、托管、收购,只要我们收购下来的学校,它原有的职业类专业都会沉淀下来,我们也会给它再升级迭代。

中等职业学校,它属于高中阶段,对应是普通高中,学大此前的优势刚好在高中,各种升学通道全覆盖,包括艺术升学、强基计划、自主招生、普通高考等等,我们刚好可以把原来的优势能力做一个迁移。

学大托管的青岛绿泽西海岸新区绿泽电影美术学校。来源:受访者

这块业务也需要较强的线下运营能力做支撑,不一定是很多线上公司的优势,因此成为我们最快切入的市场。

当然,我们的职业教育不止这一块,高等职业教育它又分高职和职业本科,现在国家鼓励做现代产业学院、企业学院,将来一定要跟产业打通,鼓励双师制,强调学生跟产业的融合动手能力,我们第二股东是清华紫光,在集成电路、半导体、互联网、云计算这都是产业头部,有很多资源可以对接。此外,学大教育也在收购一些地方职业学校。

关于未来,我们认为教育领域很难再有像10年前那种爆发性的增长,我们需要稳扎稳打,更追求企业健康度和经营的质量。学大教育是我自己亲手创立的,这20多年虽然经历了很多曲折和困难,但如果公司没有一个好的发展,我也会不甘心,肯定还有很多的想法,很多夙愿没实现,还是希望把它带到一个更好的阶段。


点赞()
上一条: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遭举报:强制低价回收员工股票2022-11-04
下一条:直播三个月收入仅80万 “国民女神”老干妈为何每况愈下2022-11-04

相关稿件

“双减”政策催生行业巨变 教培机构期待浴火重生 2021-12-13
颜景川:“激光梦”照亮创业路 2021-01-19
2021年十大“失意”互联网公司,阿里蒸发1.93万亿 2022-01-01
中经评论:新东方直播带货 校外培训转型路在何方? 2021-11-10
中安建培年终总结:恰是乘风破浪时 奋楫扬帆再远航 2022-01-12
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 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企业报 中国社会经济网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网 新浪财经 凤凰财经 中国报告基地 企业社会责任中国网 杭州网 中国产经新闻网 环球企业家 华北新闻网 和谐中国网 天机网 中贸网 湖南经济新闻网 翼牛网 东莞二手房 中国经济网 中国企业网黄金展位频道 硅谷网 东方经济网 华讯财经 网站目录 全景网 中南网 美通社 大佳网 火爆网 跨考研招网 当代金融家杂志 借贷撮合网 大公财经 诚搜网 中国钢铁现货网 证券之星 融易在线 2014世界杯 中华魂网 纳税人俱乐部 慧业网 商界网 品牌家 中国国资报道 金融界 中国农业新闻网 中国招商联盟 和讯股票 经济网 中国数据分析行业网 中国报道网 九州新闻网 投资界 北京科技创新企业诚信联盟网 中国白银网 炣燃科技 中企媒资网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 中国保利集团公司 东风汽车公司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厦门银鹭食品有限公司 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 滨州东方地毯集团有限公司 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喜来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