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报集团主管主办

中国企业信息交流平台

微博 微信

洋码头创始人回应:人生被描述得一塌糊涂,但不会跑也不会赖账

2022-09-19 16:45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次阅读
 
洋码头创始人:不会跑也不会赖账

拖欠商家货款达2亿元,现金流恶化,总部人去楼空,员工大量流失……曾经红极一时的跨境电商洋码头正处在风口浪尖。

近日,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专访。他撕掉遮羞布承认了上述传言,同时他强调,洋码头一定会还钱,我不会跑,也不会是赖账的人

两年前,是完全相反的一番光景。有那么一瞬间,曾碧波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因为,堆满了。

2020年,成立9年的跨境电商平台洋码头不仅扭亏为盈,还在两年间积攒下了整整6000万元的利润。有了正向财务数据后,更多的钱找上创始人曾碧波。来年3月,洋码头宣布获得最新一轮融资,曾碧波甚至因为惜售,拒绝了一些投资人。

在一片要过冬的企业中,洋码头欣欣然:估值40亿元,进行红筹架构拆除,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用曾碧波自己的话来说,有些膨胀了。回头看,膨胀的代价有些过于痛苦。转折来得很快。

今年年初,有买手在多个平台上表示提款时间从一周延迟至三周。9月,洋码头上海办公楼传出人去楼空的消息。虽然随后洋码头对外否认了该传闻,但曾碧波承认,的确拖欠买手2亿元货款。

8月,在《中国企业家》获得的一段与买手召开的会议录音中,曾碧波表示,我们资金流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绷得很紧绷,到去年底一直这样子。他总结了很多原因,有疫情带来的挑战,也有新浪微博退股、银行抽贷等带来的资金紧张。

这是洋码头成立十余年来,曾碧波第一次遇到关于缺钱的问题。

在《中国企业家》对曾碧波的专访中,他表示,此前根本不差钱,“2020年底,我的状态是什么样子?新浪微博投了一个亿,重庆市政府投了三四千万,手里三四个亿,银行还贷给了我8000多万,当中可能两个亿左右的款项是平台卖家的钱,但我那时候没有漏洞,没有任何的亏空。

少年得志,曾碧波毕业于上海交大少年班,加入eBay易趣工作数年后赴美留学,归国后创立海外购物平台洋码头。企查查数据显示,201112月,洋码头获得天使湾创投的天使轮融资,至今进行了七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是在202139日,完成了数亿元的D+轮融资。

曾碧波在最近的一次买手沟通会上强调,目前的欠款对洋码头来说不是特别大的钱,希望大家不要再听信谣言,我们不像每日优鲜,是几十个亿;也不是恒大,几百个亿;两个亿在洋码头公司这个体量,不是特别难以想象的钱。

但买手已经对曾碧波产生了信任质疑,这样的请求无济于事。一位洋码头拖欠40万元左右货款的商家黄薇告诉《中国企业家》,从去年年底开始,曾碧波先后进行了三次与买手的沟通。在8月那场300多人的买手沟通会后,黄薇觉得:他(曾碧波)很自大,到如今都不相信洋码头会倒闭。

在和《中国企业家》的对话中,曾碧波也坚信,洋码头不会倒闭,只要给洋码头半年时间,未来一定能把业务做好,但现在拯救洋码头的方案肯定只剩下并购了,独立上市比较难。他透露,最近谈了四五家有意向收购洋码头的买家,其中有两家在谈价格了。

曾碧波坦言:我的家庭、成长背景和我的就业,没有哪一个能和骗子挂钩。今天突然一下子欠了这么多钱,我很内疚。他也承认,当时放弃赴美上市,是想打造中国创业板第一个跨境电商股,有浮躁的一面,这个责任主要在我我的人生已经被描述得一塌糊涂

洋码头为何会产生2亿元资金漏洞?曾碧波又计划如何偿还?在专访中,曾碧波回答了这些疑问。

以下为采访速记,经《中国企业家》整理编辑:

两亿的漏洞

《中国企业家》: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可能会拒绝回应,你为什么还愿意出来接受采访?

曾碧波:没什么好拒绝的,过去发展中碰到一些问题,我们做了一些确实不应该的事儿,还是得面对,也不能躲。

《中国企业家》:什么是不应该的事儿?

曾碧波:今天说实话,确实是我们欠人家钱,我们要承认这事实。

《中国企业家》:你也说了现在有两亿的漏洞,欠了3000多万元店铺保证金,这些亏空是怎么出现的?

曾碧波:我们有大的战略误判。2020年,对接下来的疫情走向,中美贸易的走向,对国际航班物流供应链的趋势,有点高估了。我们国际物流高峰期一个礼拜40多趟航班。但疫情没航班了,货进不来。好几个核心口岸出于进口物资防疫要求,有14天静置期,光这14天,用户可能就取消订单了。

《中国企业家》:但2021年年末你们才刚融了一个亿,完全是因为疫情原因吗?有其他战略误判吗?

曾碧波:另一方面,我们资本市场上运作也是有误判的。2020年寺库在美国上市,价格太低了,才2亿美元,那个时候我们估值已经达到四五亿美元了,所以我们也不想去美股上市,就拆红筹回国。当时很多人愿意支持我们,那时候就膨胀了。

《中国企业家》: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曾碧波:资金上来说,一方面银行抽贷拿走了8000多万,新浪微博退股,我们还了一个多亿。然后,我们拆完红筹以后,合规要求更高,资金结算严查,比方说平台上有一些商户原先是人民币提现,我们不允许后,商家就不经营了。所以这一下子我们很被动。到去年,我们做上市时,不可以把平台的资金和你自身的经营资金混用,把资金托管以后,这个漏洞就出来了。

《中国企业家》:你和商家说两亿对于洋码头来说不是特别难以想象的钱,在那之前,钱对你来说不是问题?

曾碧波:我根本不差钱。虽然洋码头在2015年到2018年这4年整整亏了七八个亿,但我们在2019年和2020年两年把利润做出来了,整整赚的利润大概有6000多万。就是说,那两年已经证明了我们商业模式是可以赚钱的,所以那两年很舒服。在2020年底的时候,我的状态是什么样子?新浪微博投了我一个亿,重庆市政府投了我三四千万,手里三四个亿,银行还贷了我8000多万,当中可能两个亿左右的款项是平台卖家的钱,但我那时候没有漏洞,没有任何的亏空。

《中国企业家》:平台把卖家的货款跟上海洋码头的运营混在一起,现在有人说是挪用,你为什么会把卖家的货款和运营混合在一起?

曾碧波:确实在过去2015年到20182019年期间,这些资金是混在一起了,我们是把平台的钱,还有我们自身融资来的钱都放在我们上海公司进行经营,投广告、付工资、开发系统,那段时间也烧了很多钱。

但就像刚刚说的,我们流量成本很低,变现能力很强,我大概60%的用户是自然流量,而且全是高消费人群,平台佣金我收8%10%,研发成本投入基本也结束了,躺着也赚钱。

我们真的觉得没必要切开,因为折腾起来挺大的动作。

《中国企业家》:一个流量大概多少钱?

曾碧波:那时候我们一个流量成本不到二十来块钱。

《中国企业家》:相当于你们的客单来讲流量不贵?

曾碧波:我们转换率又高,客单价又高。我还提供了两个很基础的服务,一个是国际物流从国外直邮进来,我还做了奢侈品鉴定,一单奢侈品我就能赚400块钱。虽然我们现在欠买手钱,倒过来看,买手们在平台上也赚过很多钱,我们一年有将近40亿元的GMV,买手平均毛利20%。怎么说一年也赚了六七个亿。

《中国企业家》:60%的自然流量是怎么来的?

曾碧波:我们的内容属性很强,比方日本中古店的扫货,扔出去基本就不是个广告,抖音的短视频马上来流量。在2019年、2020年,得物也疯狂从抖音拿流量,但它获客成本可能是我3~4倍左右。

《中国企业家》:那是有一手好牌。

曾碧波:对,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很舒服的,那时我们是一手好牌,行业里面我是极强差异化,天猫、京东、拼多多,没人能做我们在做的事。

《中国企业家》:的确,有商家跟我们说2020年流量很好,每场海淘直播都有新人,但后期或许没烧流量,就没什么新人进来了。

曾碧波:在去年四五月份,抖音基本上不对外引流了,全部往抖音直播电商里去灌流量,这是个大的变化。中国所有的独立电商平台都受到影响,那么洋码头一个优点就是它的老客户消费力很强,如果一味完全依赖新流量的话,直播也做不起来。

《中国企业家》:你现在怎么跟抖音合作?

曾碧波:现在我们跟抖音合作不是导流了,我们是跟抖音的达人供货,我们有个B to B贸易公司,当然这家公司和洋码头没关系。

《中国企业家》:我看你自己的叙述,是从去年8月份开始就感到资金紧张的问题了,是有什么比较直观的感受?

曾碧波:我能看得到平台的卖家经营的状态,数字的变化,开多少直播,交易怎么样。

《中国企业家》:这个数字怎么变的?

曾碧波:我们每天开播,直播有300多场,到去年910月份做完周年庆大促以后,大概少了一半,一天只有一百来场这样子。我就明显感觉卖家资金结算没有那么快,卖家也产生恐慌了,坊间也开始有些谣言了。

车子、房子都卖了

《中国企业家》:现在能盘活洋码头的方案是并购?

曾碧波:肯定是并购,现在独立上市应该是比较难的。

《中国企业家》:现在接触了几家,其中有没有比较合适的?

曾碧波:最近我谈了四五家,两家比较后期,在谈价格了。

《中国企业家》:如果并购这笔钱进来之后,你是想先还钱还是继续发展业务?

曾碧波:这个问题就需要一些智慧了,有些时候一些看上去不公平的事,但是为了最终胜利。

假设来了1亿,如果全去还债,并购方肯定不愿意,因为我给你钱不是给你擦屁股的,我给你钱是来发展业务的。

第二,我们是个商业公司,以利润为目的的一个经营性企业。我是鼓励大家去经营,去做生意赚钱。经营的情况下,你获得债务偿还的可能性更大。钱我肯定是鼓励来经营,已经离开平台不再经营了,我们就谈个分期偿还。作为管理者、创始人,在中间要协调好商业利益以及社会责任,一定要平衡好分寸。

《中国企业家》:你也提出了一些还债的基本想法,比如说可以用佣金后续慢慢去抵消债务。但有的商家觉得这个措施本身是不公平的,因为平台就该还钱,为什么现在还要被裹挟着继续打工?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曾碧波:换位思考,他觉得洋码头有道德绑架,甚至债务胁迫,经营我就还你钱,不经营我就不还你钱。这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事。

如果说我今天要来回复这种话题,首先我们没有任何的绑架。不再经营的卖家,我们一样要还你钱。商量好分期偿还计划,有多少钱我们就分多少钱。在经营的卖家,我们会争取更多的资源,因为现在有些银行只要你用在途订单的资金来抵押,它会愿意给你贷款。在经营的卖家,可能获得资源的能力更强,但那可能不是洋码头给你的钱,是别人给你钱,只是我们中间做了一些协调,做了一些担保。

《中国企业家》:你现在期待大家能够给洋码头什么支持?

曾碧波:诉求其实很简单,就是给我们时间。

《中国企业家》:多久?

曾碧波:半年,要不就活过来,要不就在那里。要做一个并购,半年都做不下来,还有什么并购?那就没得并购了,你就贱卖了。我们把资产卖给人家,能拿多少钱大家分配可以了,我肯定我自己是最惨的一个人。这家公司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喘口气儿,别去折腾这家公司,包括员工没有人去安心上班。

《中国企业家》:但作为欠款的平台方,你只能恳求别人能够理解,你不能要求别人理解。

曾碧波:这是客观事实,所以我们在很多沟通会上我是承认的,欠钱本来就是我们不对。少数人把公司往死里逼其实会让平台往不可逆的方向去发展,你如果说平台倒了,死了,谁也别想拿钱。很多人明白这个道理,就那几个人,非常情绪化。

《中国企业家》:听说你也经历了一些威胁?

曾碧波:是发生过好几次了,那几个被我们整顿的卖家。我房子、车子卖掉了,我现在是找了个宿舍,而且宿舍地址也不敢说。我本来是打算到我丈母娘家住,但我丈母娘的地址不知道怎么被这帮人知道了,他们隔三差五骚扰我丈母娘,我也不敢跟她住。70多岁了,老人家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然后这帮人去敲门。

《中国企业家》:那说回实际一点,可以扭转这种困境的问题,如果这笔钱用于发展业务,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曾碧波:洋码头现在最好的业务是海淘直播,海淘直播将来规模可以在原有基础上翻3倍到5倍,一年能做个四五十个亿都是可以。

《中国企业家》:具体一点,你钱怎么花呢?

曾碧波:第一是布局海外,提升整个海淘直播的一个规模。在中国电商直播独树一帜,这我是很有信心的,甚至我想将来把它独立出来,独立去融资,独立上市。

《中国企业家》:如果独立之后,洋码头的价值在哪?

曾碧波:洋码头是个平台公司,把这个平台公司单独出来,就像淘宝做了一个淘宝直播。第二块业务就是我们的免税新零售业务,跟线下的传统商业体合作,它是一个流量抓手,全国我们做一两千家这种体验店,每天能带来十几二十几万用户访问,来推动我们在零售业务跟海淘直播,前面来引流,后面来做复购。

《中国企业家》:听起来像是一个很长期的计划,这是在遇到这次资金危机之前的打算吗?

曾碧波:对,因为我去年是要自己上市,需要一个增长点。但这半年停滞不前还是蛮可惜的事。

《中国企业家》:所以还是拿到钱想把这部分继续做起来,把洋码头本身的价值做出来?

曾碧波:必须的,现在没人做,只有我们能做,现在可能是最后临门一脚的事了。

《中国企业家》:你在和买手的最后一次沟通会上说,现在最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怎么恢复已经被拖欠货款的买手的信任?

曾碧波:信任的恢复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要带到态度,带到诚恳的心思,要跟他讲问题,不要回避问题,要承担你的责任。

《中国企业家》:最重要的可能还是还钱。

曾碧波:对,恢复信任是要靠做出来的。平台卖家经营的时候,他要知道每个礼拜都有三次自动结算。通过第三方托管的模式。哪怕上海洋码头公司有大量的债权纠纷,大量的诉讼,也没有影响到我们平台卖家正常经营的货款结算。

责任主要在我

《中国企业家》:现在公司内部还有多少人?

曾碧波:走的人很多,年初大概100多个人,现在大概四十来个人。对我来讲不见得是坏事,一方面省了人力成本,另外本身我们团队也在换血。

《中国企业家》:现在40多个人够支撑正常的业务运营吗?

曾碧波:支撑平台是没问题,因为平台的运营它最重要几个部门,客服监控和财务是底层的东西,产品研发已经不需要。我们平台的卖家都是自己经营的,所以三四十个人应该是够的。

《中国企业家》:创业这么久,发生这种事,你怎么想?

曾碧波:一开始我是觉得挺郁闷的,后来想想当段生活经历,现在是斗智斗勇。

《中国企业家》:你的情绪出口呢?

曾碧波:我一般的方法很简单,我会自己来调整这种思维惯性,别让你的右脑走下去,你让你的左脑出来想想看,另外,我还比较喜欢跟朋友聊天。

《中国企业家》:听说你们去年本来能融到更多钱,为什么没要?

曾碧波:那个时候我可能确实有些惜售,这是误判,应该多拿一个亿,可能估值稍微打个折,但拿点钱,对我们今天会好很多的。

《中国企业家》:那时候有些骄傲了吧?

曾碧波:人都是这样子,大部分公司企业家自己浮躁了,基本上都会犯错。

《中国企业家》:所以,你觉得这是你自己犯的错?

曾碧波:对,有人问我回国上市是不是股东对你的压力?我说没,这是我的决定。我也想打造中国创业板第一个跨境电商股,有浮躁的一面在,所以这个责任主要在我。我看过有些聊天记录,我的人生已经被描述得一塌糊涂。

《中国企业家》:那你的自我评价,是什么样的?

曾碧波:我的家庭、成长背景和我的就业,没有哪一个能和骗子挂钩。

我在江西农村出生,我爸爸是老党员,50年老党员,从来不贪污。在上海交大读的书,后来去了eBay,邵亦波是我领导,整个公司企业价值观正直是第一条。去美国留学,回国创业,帮公司融了将近10个亿现金,我一分钱都没拿,广告公司投个广告3000万广告费,我中间拿个5%的回扣,这种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是对得起良心的人,今天突然一下子,导致我欠了这么多钱,我很内疚。我会想尽办法把债偿还了,我是不会跑的人,我也不会是赖账的人。

 


点赞()
上一条:刘强东转让京东系相关公司股权,京东物流大跌超7%2022-09-19
下一条:中创新航硬刚宁德时代2022-09-20

相关稿件

徐文荣 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 2017-01-17
刘强东 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 2015-02-03
刘庆峰 科大讯飞创始人、董事长、CEO 2019-12-24
TFO(中国)创始人肖红波:坚守初心的户外人 2022-07-21
元物宇创始人余慧:创造有社会价值的科技与内容 2022-03-07
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 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企业报 中国社会经济网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网 新浪财经 凤凰财经 中国报告基地 企业社会责任中国网 杭州网 中国产经新闻网 环球企业家 华北新闻网 和谐中国网 天机网 中贸网 湖南经济新闻网 翼牛网 东莞二手房 中国经济网 中国企业网黄金展位频道 硅谷网 东方经济网 华讯财经 网站目录 全景网 中南网 美通社 大佳网 火爆网 跨考研招网 当代金融家杂志 借贷撮合网 大公财经 诚搜网 中国钢铁现货网 证券之星 融易在线 2014世界杯 中华魂网 纳税人俱乐部 慧业网 商界网 品牌家 中国国资报道 金融界 中国农业新闻网 中国招商联盟 和讯股票 经济网 中国数据分析行业网 中国报道网 九州新闻网 投资界 北京科技创新企业诚信联盟网 中国白银网 炣燃科技 中企媒资网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 中国保利集团公司 东风汽车公司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厦门银鹭食品有限公司 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 滨州东方地毯集团有限公司 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喜来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